没想到还有后续,并且我知道还会有4。这篇文章本应该是上周末我来写的,所以我虽然是12月14日写的文章,我还是把发表日期改为了上周末。其实写的时候距离事情的发生已经有七八天了。

而这期间我一直在想的问题,我一直也没有想明白。等我想明白的时候,就会写第四篇了。

那个问题就是“我真的还喜欢她吗,我的喜欢是冲动,那么冷静下来考虑我们两个是否真正适合?”


约饭

上周一二的晚上,她问了我一句:“我来北京出差学习,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?”

故事就是从这里发生了转折,而我也全然变成了我想象不到的样子,大舔狗我呸。

见面

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,我前文当中写道,我把和她的记忆封存,一直克制不去回想。

我想,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,还是应该有所了结。

但真的只是想把一些话说清楚吗?其实当时的我已经有预感,我会不理性。我其实期待着什么。

我不知道她来找我的目的,我很想知道。

当见到她面的那一刻,一切都和从前太像了。

她还是那一头短发,背着个背包半倚靠在柱子上,戴着耳机。就和我刚见到她那样,又和平时曾经见到的她那样。

我还是有些失去理智,这并不表现在我对她的行为上,更多的是心理上——我想对她好。

我之前有做梦梦到过一个场景,就是她来找我,我问她学校食堂吃一顿多少钱,她说七八块十来块,我说走,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

这次我也问了她一句,你们学校食堂吃一顿多少钱呀,她说七八块。

我带她去吃了一个日式料理,虽然我也没有去过,但之前在美团上预约了,去了以后发现环境还不错。

我带她去吃了DQ,后来去宜家也逛了逛。

我只是想把我来北京见到的,那么美好的东西都分享给她。

回想当年,我上学的时候一个月一千多的生活费,两个人吃一顿五十块的自助就是最开心幸福的事情。

现在我虽然不富裕,但好歹算是赚钱了,反而有种想弥补当年的遗憾一般的心态,带她去各种我觉得好的地方。

我想在她身上花钱,我不知道,这种机会可能不太多了。

当然这也非常自私,我在满足的自己的一种私欲,我这种无条件的好,我没有考虑过对方是否能够接受。

我所做的,可能只是,跟从前一样的对她好,那一小段时间我没有把她当做任何人,她还是那个她,曾经的我的女朋友。

操蛋

这个词语是她创建的,用来描述现在的情况。不要想歪,跟操没有关系,跟蛋也没有关系,只是我们想不到更加合适的词语。

她在上学以后谈了一个男朋友。在此之前她微信找过我,想交流或是做朋友。

我做不到,我固执的以为曾经那么爱的人,是无法完全做成朋友的。

于是我的处理方式也简单粗暴,回复的辞藻也是冷漠至极,我知道,我害怕。

我害怕我心软的样子,如同这次见面我的样子。

我害怕一心软一冲动,我俩就会真的复合,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吗?

于是我的处理方式早就了现在的情况:她又找了一个男朋友,但其实并不适合。

这点我跟她非常相似,所以我倒是能够理解她,屏幕前的你可能会觉得这点无法理解,这没有关系,你可以把我看做笑话。

“一个人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,是需要一个心理寄托的,即使那个人不是那么合适,总比没有好”

所以她到了学校,内心空虚,需要找一个男朋友的角色。我到了北京,也孤独寂寞,也需要找一个人充当女朋友的角色。

我们都是这样的人,所以她做出的事情,我表示理解。

她喜欢我吗?我认为是还挺喜欢的,至少心目中是存有感激,觉得我还是个不错的人。

我喜欢她吗?我的答案是:是的,喜欢。

两个互相喜欢的人,如果没有中间一个人,很大程度上就会很开心了,这次北京之行也不会如此僵持。

但因为她有男朋友,她处在一段恋爱关系当中,我没有对她做任何出格的事情,包括拉手。

同样地她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,我非常佩服和尊敬。

所以,这事儿很操蛋。

这词儿这么来的。

思考

上面说到了,其实我们两个互相感觉都很不错(抱歉,我先这么猜测,她是不是这样我没有十足的把握)。

但两个互相喜欢的人,就一定合适吗?

这就是自从上周到现在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。

但很遗憾,我目前还没有想明白。我这次见面很冲动,我虽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,但我对她远超出了对于普通朋友的相处方式。

我不顾一切的,不计成本地对她好,这,是我的冲动。

当冲动冷静下来,回想一下我对她的这种感觉,是不是因为我俩曾经那么多过往,是不是因为“懒得”相处新的对象,是不是因为不愿意丢下那些曾经的回忆。

我们两个真的合适吗?性格、家庭、之前闹过的矛盾会复现吗?分手的原因会成为再次分手的原因吗?会……造成二次伤害吗?

很遗憾,目前我还没有想明白。这不是只是我的自我欺骗,因为我们不想孤独终老。

等想明白的时候,就会有下一篇文章了。

Last modification:December 17th, 2020 at 08:21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