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这篇文章开始,我决定给自己立下强制性的规矩,每月31号前必定更新一篇文章。以此来回顾自己的成长。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地铁上,去极地上班的路上。我在极地这里工作了一周,刚刚过去了一个周末,接下来要开启新的一周。

坦白说压力是非常大的,即便我已经有了心理预期,在这里工作不会那么顺利,但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更惨烈一点。

我从高中喜欢上做视频,其实一直是擅长技术,但不擅长艺术。毕业后我经历了两三段短暂的实习,又经历了7个月的重复性工作。

(写到这里,地铁里有一位很愤怒的男子,应该是工作上的事,在大吵大叫)

重复性的工作就是剪一个又一个的访谈,即便是朱迅李思思的访谈,也都是千篇一律。丝毫没有发挥的空间。

工资平均一下七八千只能保证我在北京正常生活,但无存款,所以上一篇文章我也在考虑跳槽的事情。

一个普通的工作日,极地约我周末吃饭,我冥冥之中感觉或许有这个意思,但无论是什么意思我都很想再跟极地见面,于是也就很干脆的答应了。

后来就是辞职,入职,时间很快就到了今天。

来极地这里,很快的极地的光环就在我心目中逝去。以前我看他的视频,会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我甚至在想他在地铁上会不会被各种人打招呼合照。

接触到以后,我才发现他也是一个普通人。累了会很“大爷”的躺在休息垫上,除此之外非常理性。

会有些失落,但来不及失落,因为我发现我无法胜任这份工作!

或许我之前没有系统剪过这类视频,或许剪太多访谈脑子固化了。始终充满我脑子的还是恐惧,担心,自责。

拍摄也是,我上周三按照计划进行拍摄的东西,并不符合要求,只能周四我们又重新拍。

周四晚上我开始不自信,回家自己剪辑到12点,周五又剪到了下午2点半,自认为有不少创新的东西,又得到了全面否定。

我不怕否定,我只是认识的我可能真的不满足要求,能力不够。

极地人非常好,他甚至给我画了周边的平面图,给我单独画了剪辑点的问题,我其实是受宠若惊的。

于是周末我心里想着会把一些时间用在极地这里,自发的,没有人要求只是我想这样做的。但这里就出现了问题,现在的我不仅属于我,还属于一个家庭。

周六我陪兔美去接了多金,下午就做了vlog出来,周日我就一直在做极地的视频,晚上兔美头疼,想让我跟她打会儿游戏,我还差一点就能做完,我拒绝了,她也生气了。

后来我们聊了很多,我明白了她生气的原因,她认为我这个视频并不急,心理预期是这个周末会一起度过,而我并没有表现出我的压力(我担心工作上的压力会影响到她)所以她并不知道我真实的处境。

我说解决办法只能多沟通,我要是一开始说周末会很忙她也就会做自己的事了。

就这样,来到了第二天早上,是今天的我,现在我到了极地这里,加油

Last modification:May 24th, 2021 at 10:02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