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近一年变化挺大的,看着手机给我推送的一年前的今天,我还在南京的小公司里做着一份没日没夜的工作。

这一年经历了几次工作变动,地点也从南京到北京再到现在的杭州,当然将来还会再回北京。

一开始没有任何工作经历的我,会想,我坐在这里工作,也拿着人家的工资,每分每秒都是在赚钱的,那就不能偷懒,要给公司创造利益,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很多人可能直接跳过了这样一个天真的阶段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有这样的想法,结果就是把自己累的半死,还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但正因为这样对比才尤为鲜明,经历了第二份相对正式稳定的工作以后,跟当时的同事们相处,互相吐槽。我后来也变得视摸鱼为骄傲,变成了茫茫打工人中愤慨的一员。

这个阶段也不怎么好,再后来到了现在的阶段,也是第三份工作带给我的认知。我开始意识到无意义的摸鱼是一种虚度人生,回想七八个月的工作经历自己并没有得到什么长进。那么来北京闯荡的意义又在何处?

第三个阶段我思考的,就是要实现我自己的价值,做自己认为对的有价值的事情。在没有能够独立之前,还是要做工作的,依靠公司带来的相对稳定的收入,但并不能满足于此,同时还要在私底下的时间下,做自己。这是目前我的想法,不知道未来还会怎么想。

扯远了,以上是简单总结了一下工作这一年的思想变动,但这篇文章想讲的是,我另一个方面的思考。

我也是这一年开始意识到不对劲,为什么活的这么痛苦,活的这么累。似乎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,引来别人怪罪的目光。

这一年也是我步入社会,接触到了相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环境。我的问题一直存在,但因为以前学生时代相对单纯,还勉强能够应付得了而不自知,但是现在,再也瞒不住了。

这个问题就是,我极度追求别人的认可,担心遭到别人的讨厌。以至于把自己活成了别人,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权。

举例当我身边有10个人的时候,我会跟他们每个人承诺我会达到他们的需求,这样暂时就不会遭到讨厌。但很快就会发现不可能满足所有人,反倒会出现更加翻车的情况,于是陷入了解释,自责的旋涡。在现实生活中我就被上一家公司的小主管拿捏的很死,经常做一些端茶递水的活儿,我内心是极度厌恶的,每做一次我就会怀疑一次自己,但我为什么要满足他的需求呢?

我开始思考这种无条件的接受问题,如果是有些遭遇家暴或者恶劣情况的小孩子,依旧只能去忍受。这样的情况下或许能够理解,因为如果他们不向自己的父母示好,恐怕无法生存。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妥协。但我并不是那么严重的情况,首先最差的情况丢了这份工作我依旧可以去找下一份工作,不至于威胁到生存问题。其次拒绝这样做也不一定就会丢失这份工作,只是会无法满足他的需求而得到他的讨厌。或阴阳怪气的讽刺,或冰冰凉的眼神。但我即使知道,当时的我也无法做到停止,因为害怕这种讨厌。

现在想想虽然不想被人讨厌,但即使被人讨厌也没有关系?

既然不可能做得到让所有人满意,不如选择“有人讨厌自己的人生”,更关心自己过的如何,过更自由的生活。

Last modification:August 24th, 2021 at 12:0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